反正也没人看🙃
不开授权,不要转出LOFTER。

日常画练习,顺便给图配了个文。可能是刀。

他娶亲那天正赶上了初雪,帐内点着小火盆,将士们饮热酒吃羊肉,红绸交错笑声连连。

新郎挨个桌敬酒谢礼,不过一会便被灌的嘧啶大醉,摇摇摆摆四处张望似在找人,一番踉跄终是在帐外漫天碎沙里寻了他。

“军师,你……在这会着凉的。怎么……怎么,不在屋与他们把酒言欢。”

他口齿不清的阐述有些生趣,整个人歪歪扭扭垂头枕在肩膀。

寒风夹着冰片灌进衣口,融化在几乎没有温度的皮肤上,身后那人从红光中走来,散发着热气和酒香,或许是酒精的作祟,或许是经年的愁思,竟也会期望被这样温暖炙热的身躯拥抱。

“将军不必担心,亮只是出来透气。
倒是将军,洞房花烛夜,别让新娘等太久。”

也不知道他是太醉还是太清醒,听到新娘,腼腆的挠了挠脸,低头傻乎乎的笑出了声,那声音容进风里,悦耳刺我心。

评论(2)
热度(33)

© 外向孤独症 | Powered by LOFTER